K家吃货眉

沉迷K莫无法自拔。

        这几日心情真不好,前两天是有几个我之前都很喜欢的太太突然激烈互撕,再然后今早又看到另一个我超级喜欢的暗港太太发文告别,不由悲从中来,只能再把K莫cut再翻出来看几遍以图慰藉,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们啊!!

抱歉占tag,但看圈里这么乱就还是姑且留着以方便其他想搞清楚情况的人吧。

        请问有人知道 @暗港 太太那边是怎么回事吗?刚才想去回顾下暗港太太的文,结果点开却发现无法进入主页要访问密码,瞬间心拔凉拔凉的😱,太太文写的那么好为什么无声无息地就锁了啊简直想暴风哭泣😭,还是说太太之前有发过什么声明是我错过了没看到?!有人知道情况的可以麻烦告知下吗🙏

------------------------------------------------------
        另外,关于这两天的事儿,说起来事情的开头我这个小透明还正好遇上了,就也说一说自己的大概了解吧,仅针对这两天的事不展开不翻旧账,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出,但请勿用词过激恶化矛盾。

        事情开头就是楚楚发了个文说自己被抄袭了,当时我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但出于对“抄袭”的直觉厌恶还评论斥责了“抄袭之事”,当时的我真想不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关于“抄袭之事”因为我实际上也不明真相所以不定论,唯一想说的是我觉得楚楚如果觉得对方抄了自己的文的话那么想维权很正常,但不妥的地方在于一是说话措辞语气不够恰当就算是正义的也容易招致众人反感,二是既然觉得对方抄了自己想要维权,那么就应该上调色盘上对比图等等证据,只嘲讽对方却又不拿出明证的做法只会进一步招致纷争。

        但是事情激化的点在于明明突然怼上了fendy说fendy是“墙头草”,理由是fendy一边在楚楚的文下面说了一个怼楚楚的人是“小学生”,同时在兔子发养的猫的图片下面回复说好可爱,对于这个指责我个人是觉得并不妥,因为就我所看fendy应该对抄袭之事不知内情基本中立,所以对楚楚和兔子都依然如常留言互动很正常,至于指责那个怼楚楚的人时虽有点用词过激,但去看对话就可以发现是那个怼楚楚的人先出口成脏各种骂对方“贱人”“傻逼”所以fendy看不过去怼了他一句尚可理解,并不意味着就在抄袭之事上站定楚楚,也不意味着就不能同时和兔子互动了。

        对于明明的指责fendy感觉非常冤枉,因此就开始各种发言以图自清这也很正常,再然后楚楚看不过去就发文嘲讽明明是路人戏多,不过盖锅的时候是一个大锅砸下去把明明的朋友们也拉进去一起砸了,于是就炸了锅事态进一步恶化明明等人激烈反击开启疯狂互殴模式,结果就是让众人包括我也很伤心的明明和花花退圈,虽然她们后来也说了退圈原因复杂,这件事只是个引子,不过反正她们这么一走了之还把自己这边的不当言论都删了显得自己一干二净,这样确是火上浇油导致楚楚瞬间成了众矢之的,现在就是伤心的粉丝发泄狂怼余波不止。

        说这么多其实也就是想说,这件事本身这么发展下来楚楚和明明等人都有做得不妥的地方,原本各退一步海阔天空也就过了,奈何都抓着对方不当之处寸步不让导致矛盾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扩大,但事已至此,虽遗憾却已无可奈何,只望事情就此落幕,还tag一片清净,大家在一个圈子和而不同互相体谅才能长久,最后欢迎各位太太平心静气后随时回归。

-------------------------------------------------
       再次声明:以上纯属个人了解的情况及看法,如有不妥之处欢迎指出,但请勿用词过激恶化矛盾。

PS:评论区有人指出其他更多情况,想了解更清楚的可移步。

【K莫/知乎体】恋人是话唠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又是拖了N久才一点一点憋出来,而且好像又写歪了,所以对那些脑洞如矿山写起来还又快又好的太太们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
恋人是话唠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2个回答

郝家大厨    /小眉的夫君:已婚勿扰

2222人赞同

        体验:好。

        他是个喜欢赖床的懒虫型话唠,为了他的健康我一般早上去跑步时都尽量会叫他一起去锻炼,而每天早晨我叫他起床时他一开始都假装听不见,再然后发现无法逃避就不睁眼先张嘴地撒娇:“KO~~让我再睡一会儿嘛~~就一会儿~~我保证~~”,声音沾着软软的睡意,像棉花糖般甜绒绒轻飘飘,又像小猫的爪子挠在心上痒痒的,然而考虑到他的身体健康我咬了咬牙还是继续叫他……

        继续叫他的后果往往是他开始炸毛:“KO你个大坏蛋!!皮痒了是不?!居然敢叫眉哥起床~~快滚开~~不然等下看眉哥怎么收拾你……”,小奶音其实并没有什么威慑力,嘟嘟囔囔地虚张声势只让人觉得越发可爱,我召唤出所有自制力才能勉强抵抗住诱惑,坚持轻轻把他摇醒。他眼皮睁开一半,眼珠转了转,却一转身直接把脸埋到枕头里,语气哀怨,仿佛声泪俱下:“呜呜呜呜~~(>_<)~~KO你不爱我了是不是~~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呜呜你不爱我了~~”别的都好说,这样的指控却是再不能忍,无奈之下我只好也上床再抱着他多做几场爱,以便他切身感受我深深的爱意。

        其实他唠叨起来真的很可爱,我刚到他公司上班的时候,是他负责给我介绍情况熟悉环境,他就拉着我到处逛看到什么就介绍什么,说到兴处还挥着小爪子不停比划示意,简直可爱地快让我心脏窒息。

        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去买西装,我不懂怎么穿去问他,他就很热情地一边叨叨“哎呀……你怎么这都不会啊~~来~~我教你~~这个应该这样啦~~那个要那样~~”一边在我身上比划,他靠过来帮我整理腰间的褶皱时,小嘴张合吐出的气息就像羽毛在挠我耳朵,我用尽全身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一把抱住他,不过后来我故意买了很多衣服早上假装不会穿让他帮忙,一边听他的小嘴叨叨,一边感受他的小手抚在我身上,这真是绝妙的享受。

        在公司里他也是有名的话唠,因为老板是他大学室友,其他同事也多是他室友好友之类的,又都是热闹的性子,所以他闲着无聊就经常和那些同事吐槽互怼,因为知道他们都没有恶意,他又是这样活泼喜欢玩闹的人,所以我一般也不管,就随他玩去,只是在他找靠山说“KO你说是不是啊?”的时候及时点头并送上一句“嗯”,为他做好坚实的后盾,同时欣赏他尾巴翘上天的超绝可爱嘚瑟表情。

        不过虽然他吐起槽来小嘴跟连珠炮似的,还常常冒出一些听得我半懂不懂的词汇,但也常有落败或者捅了马蜂窝被群起而逐的时候,每当这时,他就会慌张地高呼“KO~~KO救命!”同时兔子似的向我蹿来,投入我的……桌下-_-||,而我则负责面若寒霜内心雀跃地为他守卫城门,以及事后用美食抚慰他幼小的心灵。

        他不仅是个话唠,还是个吃货,每天到了下午三四点他就会开始哼哼《投食歌》:“好饿好饿好饿~~我真的好饿~~”,提醒我及时向他的小嘴投喂食物,不过下午茶这点东西他当然是不会满足的,所以紧接着上场的是他的另一项绝技“报菜名”,常常是“糖醋排骨鱼香茄子水煮鱼蛋黄焗鸡翅炒三丝蟹黄豆腐水晶肘子……”一串儿下来都不带喘气的,然而菜单首次通过的概率其实并不高,我一般会认真考虑后铁面无私地将菜单打回重来,同时第N次提醒他蔬菜比重过低不合要求必须驳回修改,而他总是软磨硬泡试图借助撒娇蒙混过关,虽然看到他嘟起的嘴巴我也很不忍心,经常差一点就心软松口了,但是为了他的健康我也只能板起脸了,唉,看着他一脸委屈地哼哼唧唧我也是愁碎了心啊。
         
        不过这点不愉快总是到了晚饭时就烟消云散了,只要看到美食上桌他就会把那点不满抛到九霄云外。这也是我最开心的时刻之一,因为他就坐在我面前,眼睛里都是闪烁的星星,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像只小仓鼠,间或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一边吃还不忘一边惊呼:“唔~好好吃~~KO你真的好厉害啊~~真的好好吃~~啊!这个也好香~~”,有时吃high了还会举起抓着鸡翅的手向我比个赞,这些都像是蜜糖般灌进我心里涨得满满的。

        待到吃完了,他还会伸出粉嫩的舌尖舔舔满是油光的嘴唇,眼睛满足地眯成月芽儿,然后朝我露出幸福满溢的笑容:“KO~你做的菜果然最棒了~~”,一想到让他露出这样幸福表情的人是自己,我就满足地全身飘飘然,只想把世界上所有好吃的东西全都堆到他面前。

        吃完晚饭后我们一般会一起出门散步消食,我看其他很多夫妻散步也就是安静地一起走,但有他在,我们的散步之旅却是一直热闹有趣,如果路上看到卖烧烤之类的小吃摊子,他就会一步三回头地碎碎念:“啊~~好想吃啊~~不行,眉哥的意志力怎么能这么脆弱!而且我这个月又胖了(ಥ_ಥ)……”,看到小猫小狗什么的他就会上去逗弄一番,有时兴起还会拉着我说“KO我们也养一只吧~~就养那种白白的……”

        也有很多时候看到路上的小孩子,他就会绘声绘色地讲起他小时候的故事,比如“哈哈那个小孩子吃苹果吃的好认真,眉哥我小时候也超级喜欢吃苹果,后来我换牙的时候,有一次拿了个苹果用力啃一口发现居然没啃下来,结果再拿下来一看我的门牙就钉在那苹果上了,还被我妈笑了好久……”

        我很喜欢听他说那些故事,因为这样感觉自己仿佛当年就在旁边默默注视着他,陪他哭陪他笑,目睹着他一步步成长为我眼前的模样,而我拥有的他也就更多一点,更完整一点。虽然说出来有些矫情,但有时我还是会忍不住想,如果当初在他出生时就遇到他该有多好,那样我绝不会错过他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他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将由我全部承包。

        我爱他,爱他的话唠,爱他的一切。对我而言,他口中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耳中的天籁之音。(除了他说“我们家老三”的时候!!)

在微博看到的,所以,有太太愿意动笔就这个南北梗来一发吗啊啊啊?!!!>O<

最近一直在听大桥トリオ的《HONEY》,据说是特地为婚礼作的歌,总之感觉歌词非常适合K莫,就做了这个视频,其中单人照基本来自于彬彬、大成的官博,而那两张P的合照如水印所示为微博葛千户太太的作品,已向其获得使用授权。

唉,刚才刷微博看到说彬彬和大成要合拍《魔道祖师》瞬间狂喜结果却发现是假消息心情瞬间掉下谷底,我真的好想好想看他俩再同框啊啊啊啊啊,只能安慰自己至少他俩都还在圈里就该满足了,不像我以前萌的一对cp其中一人直接退圈留学杳无音讯连P图都没素材了,至少他俩都在,还有新素材可用有新脑洞可开,就算同框困难也至少还有希望可以等~~

【K莫/知乎体】恋人喜欢撒娇是什么体验?


瞎几把写,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
恋人喜欢撒娇是什么体验?

592个回答

K家吃货   /码农神手and老K的相公

5839人赞同

         无邀不谢。

        首先声明,这个问题我绝对不是强答,虽然我家老K给人的印象总是高冷得好似喜马拉雅山顶的积雪,仿佛和“撒娇”这个词八竿子打不着,但是事实上这货真的很喜欢暗戳戳地撒娇啊,特别是自从我俩在一起后我发现他的高冷大神人设简直崩得一去不回头。

        比如穿衣服这件事,第一次我们一起去试西装的时候,他把西装胡乱往身上一套,还把皮鞋当拖鞋穿,然后一脸赧然地对我说:“喂,这个怎么穿啊,我不懂诶。”看得我心一软就亲自动手给他整理衣服了,为了抚慰他脆弱的心灵还大肆夸奖他“反正你帅嘛,穿啥都好看啦”,结果后来我就发现他的衣柜里一反常态突然出现一堆各种类型衣服,而他早晨总是故意拿着衣服一脸茫然地对我说:“眉,这个怎么穿啊,我不懂诶。”卧槽这意图也太明显了吧?装啥装啊我都看到他嘴角翘起来了←_←  

      还有啊以他的智商领带教了N回还不会打每次都要我给他打你敢信?!眉哥就有这么容易骗嘛,只是我心太软了不忍拆穿而已好不好,好吧我承认其实我也很享受给他穿衣服啦,毕竟我家老K的身材那真是没的说,胸前八块腹肌摸上去超有料,还有下面的人鱼线……

咳咳……扯远了……

        还有啊,众所周知我是个吃货嘛,探索新餐馆发现新美食是人生第一大目标,而经常在我夸哪家哪家餐厅的什么菜好吃时,老K就会耷拉着耳朵说:“我给你做好不好?我不喜欢你吃别人做的东西。”那模样简直太可爱了,高冷人设崩得一塌糊涂,所以我有时也会故意逗他带他去试新菜。

        不过也有很多时候他不会撒娇撒的这么直白,而是闷骚地可恶,比如有一次我带他去一家我超喜欢的肉饼铺,然后买了个肉饼,结果他居然直接张口就把饼全给吃了,真的全部吃了!连一口都没留给我!!简直气得我啊,当晚直接把他踹下床了,直到过了N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他那时其实是在吃醋撒娇吧-_-||

        另外,这家伙撒娇的时候有一句话绝对是杀手锏,那就是“小时候家里穷,没去过。”每当他想带我去什么新地方或者尝试什么新东西而我不同意的时候,他只要低垂着眼眸幽幽说出这句话,总会让我心疼不已然后乖乖跟着他走,结果又打开新世界的大门::>_<::

       哦还有,他对游乐园简直迷之执着,自从我第一次和他去逛游乐园的时候嘴贱告诉了他那个“听说在摩天轮顶点接吻的恋人会永远一起走下去”的传说,这家伙就对拉着我坐摩天轮这件事迸发了无穷热情,而且每一次都是打着“为免万一错过最高点”的旗号从进摩天轮开始就抓着我不停KISS直到我们下摩天轮,有一次我们从那啥亚洲最大摩天轮下来的时候我的嘴已经被他啃得肿成香肠了(ಥ_ಥ)。而每当我之后表示抵死不去游乐园的时候他就会一脸落寞地拉着我的手说“你答应了我要永远在一起的”,结果我总是心一软又跳进了他的套路〒_〒。

     恋人喜欢撒娇是什么体验?其实总结起来就是:都TM是套路啊╰(‵□′)╯

------

热门评论

郝家大厨:嗯,只对你撒娇。

愚公搬山:美人你老公真是好清新自然好不做作啊←_←

真水有愚:@愚公搬山  老婆你喜欢这种类型的?那以后我天天对你撒娇(๑ºั╰╯ºั๑)。

愚公搬山:@真水有愚  滚~我看你是皮痒了吧?

猴子酒:我只想说,关爱单身猴,人人有责〒_〒

【K莫】你放心,我保证一定活得比你久

        所谓的命运真的存在吗,KO不知道,但如果用三个字来总结自己前十四年的人生,那一定是“伤别离”。

        七岁的夏天,KO从池塘边捉了蜻蜓回家,还没到家门就听见哭声哀切,但此时他还不甚明了“爷爷走了”的真正意味。
        十岁的秋天,路边的红叶,翻滚的车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父母,流动的鲜血,通通刺痛了KO的双眼。
        十二岁的春天,陪伴自己长大的大狗旺财躺在树底下打盹,KO拔了狗尾巴草逗它,它却再也不曾醒来摇尾巴了。
        十四岁的冬天,奇怪奶奶晚起的KO走进房间叫奶奶起床,却发现奶奶的身体已然冰冷,从此KO的人生也进入漫长的严冬。

        其后虽然也有其他远亲曾碍于情面收留KO,但诸如“克亲命”“扫把星”之类的窃窃私语就如嗡嗡的蚊群般不绝于耳,末了KO索性自己拿了行李一人远行。

         依KO的性子那些流言蜚语虽不至让他就此妄自菲薄,但也难免心有戚戚,更何况他也再不想体验那种“失去”的痛楚了。此后多年,KO就这般孤身一人。茕茕孑立的人生虽然萧索,KO却暗怀一丝庆幸,因为无所得也就自然无所失。直到郝眉的出现,KO一边无法自拔地想要接近他,再接近一点,多看他一眼,另一边又告诫自己应该赶紧抽身,否则此后自己怕再难承受失去他之痛。听到郝眉问自己要电话号码的时候,KO心想“就这样放弃吧,没有得到也就不会失去”,便开口说:“我只是个厨师,烧菜的。”KO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微微颤抖的手却暴露了内心的万般不舍,说完他便赶紧转身怕再也掩藏不住心绪,却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我就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KO惊讶地回头,正对上他清澈的双眼,同时他听到自己的心咚的一声陷了进去。不管了,就这一次,就这个人,我要他,KO对自己说。

        待到两人真的在一起后,KO深觉自己每一天都像是裹在蜜糖里,踩在云端中,幸福的同时不免心怀忐忑,生怕哪一天一声闹铃或是一个意外,自己就从美梦中醒来,而郝眉再度消失。这些情绪KO都不曾告诉郝眉,因为有时他自己都觉得这样这些想法简直未免有些可笑,不过郝眉偶尔也有所察觉,比如在KO说起亲人的事最后欲言又止再问又闭口不言时,比如在KO半夜从噩梦中惊醒然后紧紧抱着郝眉不松手时。

        之后的某一晚,KO入睡不久就猛然惊醒,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先察觉怀里郝眉的身体不正常的高热,连忙伸手打开灯,只见郝眉双手捂住腹部蜷成一团,脸色苍白,额前细软的刘海已被汗水浸湿,杂乱无章地贴在额头上。KO连忙轻拍郝眉把他叫醒,却只能听见他有气无力地呻吟:“KO…肚子……好疼……”,一声声像是钝刀划在KO耳朵里。KO连忙转身在床边找手机,抓起却发现自己的手在抖,连拨120都险些没按准。所幸医院不远急救车也来的迅速,不多时KO就听见外面响动,一把抓起外套把郝眉裹好,打横抱起就往外冲,脚步凌厉却又动作轻柔,小心翼翼仿佛怀里抱的就是整个世界。

        那个夜晚深深印入KO眼中的就是郝眉惨白的脸,急救车鲜红闪烁的灯,还有漆黑如墨的天,勾起心底最黑的记忆和最深的恐惧。

        郝眉得的是急性阑尾炎,虽然来势汹汹但所幸发现的早,送医及时,所以做完手术也就没有大碍了,但第二天郝眉在病床上醒来,才睁眼就听见身边立刻传来响动,果然是KO靠了过来,郝眉见他脸白的像张纸,眼下青黑显是一夜未睡,心中既感动又心疼,连忙扯开笑容说“没事啦,眉哥身体好着呢,这点小毛病过几天就又是生龙活虎了!”但KO却始终眉头深锁,嘴巴抿成一条直线,神思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倒像大病一场的人是他。郝眉连劝了他几次让他去休息都没甚作用,最后忽然仿佛明白了什么,便抓过KO的手,注视着KO的的眼睛,脸上满是认真和执着,说:“KO你放心,我保证一定会活得比你久,绝对不会再让你承受失去至亲的痛苦,我会陪你走到最后的,到时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先走,那就让我留下来承受这一切吧。”

         KO瞬间睁大了双眼,只觉得之前被自己压在内心角落的百般情绪齐涌心头,怔怔地看了郝眉许久,已是心口眼角一片热烫,伸手紧紧抱着郝眉哭得像个孩子。

--------------------------------------------------------------

        前几天晚上陪母亲散步时偶然聊到人的生老病死的话题,母亲说虽然人都希望白头偕老,但百年好合也终有尽头,而如果将来那一天到来的话,她希望自己比父亲先走,“因为我无法想象失去他的痛苦,这也是我最后的自私吧”,所以突然想到其实“我保证一定活的比你久”也可以是一句情话,暗含“我爱你不忍让你心痛,所以这最后的无法逃避的苦痛就由我来承受吧”的意思,然后写了这么一篇。

--------------------------------------------------------------
        话虽如此,但是也要看情况的,比如KO听到郝眉说这话应该会觉得触动内心深处感动不已,但若是甄少祥对于半珊这么说估计就会被揪着耳朵吼:成天想这些东西,你是不是想等老子走了再找个小情人啊你?!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哼~~╮(╯▽╰)╭

【K莫】端午三题

       吃粽子吃撑后思维发散到天际的产物,就当做端午节贺文吧,祝大家端午快乐!

艾草

        端午假期某天晚上,KO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郝眉翘着脚趴在沙发上笑得乐不可支,走近一看手机上的字是:      
       你见过最奇葩的表白方式是什么?
       而把郝眉逗乐的那条答复是:
       “你喜欢猫还是狗?”
       “狗。”
       “汪~”
       KO看了咧开嘴笑的郝眉一眼,把手机递回他,想了一下就转身出去把早上郝眉觉得好玩插了一大把在门上的艾草取下,连同其他地方插的也全都取出,然后回来郑重地把这一大束艾草塞进郝眉手里。
       郝眉不明所以:
       “KO,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表白。”
       “哈?”
       “我把艾(爱)全都给你。”
       “-_-||”

--------------
       其实是因为“艾草”在这边方言里就叫做“艾”谐音“爱”,然后突然觉得端午时送一束艾表白虽画风清奇却莫名带感(๑ºั╰╯ºั๑)。

-----------------------------------------------------

雄黄酒

       郝眉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其实是一个蛇精,所以端午的到来让他颇为忧虑,毕竟他们前辈白娘子不就是在端午时不慎现出原型,结果把自己相公吓死了么T^T,而这种忧虑在KO端来雄黄酒说按习俗每人要喝一杯时达到顶峰。
        郝眉正在暗想该怎么自然地蒙混过去比较好,KO却看了看郝眉纠结的表情,安慰道:“眉眉,不想喝就算了,不过其实就算喝了变原型也没关系的,厨房里还有很多肉粽子,绝对够你敞开肚皮吃的。”
      “你确定?眉哥大胃王蛇的称号可不是吹的,蛇吞象的故事听过没……诶,不对,你知道我是蛇精?!”
       “知道,你第一次喝醉我把你抱回来的时候你就什么都说了。”
        “wtf,那我这些日子忧虑地吃不下饭整条蛇都瘦了一圈是为了啥啊?!”郝眉气愤地端起雄黄酒一口喝尽,“看我今天不吓哭你!”
       最后,KO看着沙发上那只吃了五十七个鲜肉粽撑的肚皮圆滚滚动不了只能瘫着打饱嗝的郝眉蛇点了点头,看来很快就能养肥可以“吃”了。

-----------------------------------------------------

五色线

        郝眉瞧了瞧KO正给自己手上系的五色线,笑道:“KO,神话故事里不是说命中注定成为夫妻的男女手上都会系着一根看不见的红线嘛,咱俩都是男的,你说月老有没有给咱俩系线呢?系的又会是啥颜色的线?”
        KO手下一顿,随即恢复如常,只勾了勾郝眉的手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郝眉眼珠一转,把手上的五色线一端缠在KO小指上,“那是,管它有没有或者是啥颜色的,反正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眉哥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