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家吃货眉

沉迷K莫无法自拔。

在微博看到的,所以,有太太愿意动笔就这个南北梗来一发吗啊啊啊?!!!>O<

最近一直在听大桥トリオ的《HONEY》,据说是特地为婚礼作的歌,总之感觉歌词非常适合K莫,就做了这个视频,其中单人照基本来自于彬彬、大成的官博,而那两张P的合照如水印所示为微博葛千户太太的作品,已向其获得使用授权。

唉,刚才刷微博看到说彬彬和大成要合拍《魔道祖师》瞬间狂喜结果却发现是假消息心情瞬间掉下谷底,我真的好想好想看他俩再同框啊啊啊啊啊,只能安慰自己至少他俩都还在圈里就该满足了,不像我以前萌的一对cp其中一人直接退圈留学杳无音讯连P图都没素材了,至少他俩都在,还有新素材可用有新脑洞可开,就算同框困难也至少还有希望可以等~~

【K莫/知乎体】恋人喜欢撒娇是什么体验?


瞎几把写,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
恋人喜欢撒娇是什么体验?

592个回答

K家吃货   /码农神手and老K的相公

5839人赞同

         无邀不谢。

        首先声明,这个问题我绝对不是强答,虽然我家老K给人的印象总是高冷得好似喜马拉雅山顶的积雪,仿佛和“撒娇”这个词八竿子打不着,但是事实上这货真的很喜欢暗戳戳地撒娇啊,特别是自从我俩在一起后我发现他的高冷大神人设简直崩得一去不回头。

        比如穿衣服这件事,第一次我们一起去试西装的时候,他把西装胡乱往身上一套,还把皮鞋当拖鞋穿,然后一脸赧然地对我说:“喂,这个怎么穿啊,我不懂诶。”看得我心一软就亲自动手给他整理衣服了,为了抚慰他脆弱的心灵还大肆夸奖他“反正你帅嘛,穿啥都好看啦”,结果后来我就发现他的衣柜里一反常态突然出现一堆各种类型衣服,而他早晨总是故意拿着衣服一脸茫然地对我说:“眉,这个怎么穿啊,我不懂诶。”卧槽这意图也太明显了吧?装啥装啊我都看到他嘴角翘起来了←_←  

      还有啊以他的智商领带教了N回还不会打每次都要我给他打你敢信?!眉哥就有这么容易骗嘛,只是我心太软了不忍拆穿而已好不好,好吧我承认其实我也很享受给他穿衣服啦,毕竟我家老K的身材那真是没的说,胸前八块腹肌摸上去超有料,还有下面的人鱼线……

咳咳……扯远了……

        还有啊,众所周知我是个吃货嘛,探索新餐馆发现新美食是人生第一大目标,而经常在我夸哪家哪家餐厅的什么菜好吃时,老K就会耷拉着耳朵说:“我给你做好不好?我不喜欢你吃别人做的东西。”那模样简直太可爱了,高冷人设崩得一塌糊涂,所以我有时也会故意逗他带他去试新菜。

        不过也有很多时候他不会撒娇撒的这么直白,而是闷骚地可恶,比如有一次我带他去一家我超喜欢的肉饼铺,然后买了个肉饼,结果他居然直接张口就把饼全给吃了,真的全部吃了!连一口都没留给我!!简直气得我啊,当晚直接把他踹下床了,直到过了N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他那时其实是在吃醋撒娇吧-_-||

        另外,这家伙撒娇的时候有一句话绝对是杀手锏,那就是“小时候家里穷,没去过。”每当他想带我去什么新地方或者尝试什么新东西而我不同意的时候,他只要低垂着眼眸幽幽说出这句话,总会让我心疼不已然后乖乖跟着他走,结果又打开新世界的大门::>_<::

       哦还有,他对游乐园简直迷之执着,自从我第一次和他去逛游乐园的时候嘴贱告诉了他那个“听说在摩天轮顶点接吻的恋人会永远一起走下去”的传说,这家伙就对拉着我坐摩天轮这件事迸发了无穷热情,而且每一次都是打着“为免万一错过最高点”的旗号从进摩天轮开始就抓着我不停KISS直到我们下摩天轮,有一次我们从那啥亚洲最大摩天轮下来的时候我的嘴已经被他啃得肿成香肠了(ಥ_ಥ)。而每当我之后表示抵死不去游乐园的时候他就会一脸落寞地拉着我的手说“你答应了我要永远在一起的”,结果我总是心一软又跳进了他的套路〒_〒。

     恋人喜欢撒娇是什么体验?其实总结起来就是:都TM是套路啊╰(‵□′)╯

------

热门评论

郝家大厨:嗯,只对你撒娇。

愚公搬山:美人你老公真是好清新自然好不做作啊←_←

真水有愚:@愚公搬山  老婆你喜欢这种类型的?那以后我天天对你撒娇(๑ºั╰╯ºั๑)。

愚公搬山:@真水有愚  滚~我看你是皮痒了吧?

猴子酒:我只想说,关爱单身猴,人人有责〒_〒

【K莫】你放心,我保证一定活得比你久

        所谓的命运真的存在吗,KO不知道,但如果用三个字来总结自己前十四年的人生,那一定是“伤别离”。

        七岁的夏天,KO从池塘边捉了蜻蜓回家,还没到家门就听见哭声哀切,但此时他还不甚明了“爷爷走了”的真正意味。
        十岁的秋天,路边的红叶,翻滚的车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父母,流动的鲜血,通通刺痛了KO的双眼。
        十二岁的春天,陪伴自己长大的大狗旺财躺在树底下打盹,KO拔了狗尾巴草逗它,它却再也不曾醒来摇尾巴了。
        十四岁的冬天,奇怪奶奶晚起的KO走进房间叫奶奶起床,却发现奶奶的身体已然冰冷,从此KO的人生也进入漫长的严冬。

        其后虽然也有其他远亲曾碍于情面收留KO,但诸如“克亲命”“扫把星”之类的窃窃私语就如嗡嗡的蚊群般不绝于耳,末了KO索性自己拿了行李一人远行。

         依KO的性子那些流言蜚语虽不至让他就此妄自菲薄,但也难免心有戚戚,更何况他也再不想体验那种“失去”的痛楚了。此后多年,KO就这般孤身一人。茕茕孑立的人生虽然萧索,KO却暗怀一丝庆幸,因为无所得也就自然无所失。直到郝眉的出现,KO一边无法自拔地想要接近他,再接近一点,多看他一眼,另一边又告诫自己应该赶紧抽身,否则此后自己怕再难承受失去他之痛。听到郝眉问自己要电话号码的时候,KO心想“就这样放弃吧,没有得到也就不会失去”,便开口说:“我只是个厨师,烧菜的。”KO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但微微颤抖的手却暴露了内心的万般不舍,说完他便赶紧转身怕再也掩藏不住心绪,却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我就是个程序员,码代码的。”KO惊讶地回头,正对上他清澈的双眼,同时他听到自己的心咚的一声陷了进去。不管了,就这一次,就这个人,我要他,KO对自己说。

        待到两人真的在一起后,KO深觉自己每一天都像是裹在蜜糖里,踩在云端中,幸福的同时不免心怀忐忑,生怕哪一天一声闹铃或是一个意外,自己就从美梦中醒来,而郝眉再度消失。这些情绪KO都不曾告诉郝眉,因为有时他自己都觉得这样这些想法简直未免有些可笑,不过郝眉偶尔也有所察觉,比如在KO说起亲人的事最后欲言又止再问又闭口不言时,比如在KO半夜从噩梦中惊醒然后紧紧抱着郝眉不松手时。

        之后的某一晚,KO入睡不久就猛然惊醒,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先察觉怀里郝眉的身体不正常的高热,连忙伸手打开灯,只见郝眉双手捂住腹部蜷成一团,脸色苍白,额前细软的刘海已被汗水浸湿,杂乱无章地贴在额头上。KO连忙轻拍郝眉把他叫醒,却只能听见他有气无力地呻吟:“KO…肚子……好疼……”,一声声像是钝刀划在KO耳朵里。KO连忙转身在床边找手机,抓起却发现自己的手在抖,连拨120都险些没按准。所幸医院不远急救车也来的迅速,不多时KO就听见外面响动,一把抓起外套把郝眉裹好,打横抱起就往外冲,脚步凌厉却又动作轻柔,小心翼翼仿佛怀里抱的就是整个世界。

        那个夜晚深深印入KO眼中的就是郝眉惨白的脸,急救车鲜红闪烁的灯,还有漆黑如墨的天,勾起心底最黑的记忆和最深的恐惧。

        郝眉得的是急性阑尾炎,虽然来势汹汹但所幸发现的早,送医及时,所以做完手术也就没有大碍了,但第二天郝眉在病床上醒来,才睁眼就听见身边立刻传来响动,果然是KO靠了过来,郝眉见他脸白的像张纸,眼下青黑显是一夜未睡,心中既感动又心疼,连忙扯开笑容说“没事啦,眉哥身体好着呢,这点小毛病过几天就又是生龙活虎了!”但KO却始终眉头深锁,嘴巴抿成一条直线,神思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倒像大病一场的人是他。郝眉连劝了他几次让他去休息都没甚作用,最后忽然仿佛明白了什么,便抓过KO的手,注视着KO的的眼睛,脸上满是认真和执着,说:“KO你放心,我保证一定会活得比你久,绝对不会再让你承受失去至亲的痛苦,我会陪你走到最后的,到时如果一定要有一个人先走,那就让我留下来承受这一切吧。”

         KO瞬间睁大了双眼,只觉得之前被自己压在内心角落的百般情绪齐涌心头,怔怔地看了郝眉许久,已是心口眼角一片热烫,伸手紧紧抱着郝眉哭得像个孩子。

--------------------------------------------------------------

        前几天晚上陪母亲散步时偶然聊到人的生老病死的话题,母亲说虽然人都希望白头偕老,但百年好合也终有尽头,而如果将来那一天到来的话,她希望自己比父亲先走,“因为我无法想象失去他的痛苦,这也是我最后的自私吧”,所以突然想到其实“我保证一定活的比你久”也可以是一句情话,暗含“我爱你不忍让你心痛,所以这最后的无法逃避的苦痛就由我来承受吧”的意思,然后写了这么一篇。

--------------------------------------------------------------
        话虽如此,但是也要看情况的,比如KO听到郝眉说这话应该会觉得触动内心深处感动不已,但若是甄少祥对于半珊这么说估计就会被揪着耳朵吼:成天想这些东西,你是不是想等老子走了再找个小情人啊你?!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哼~~╮(╯▽╰)╭

【K莫】端午三题

       吃粽子吃撑后思维发散到天际的产物,就当做端午节贺文吧,祝大家端午快乐!

艾草

        端午假期某天晚上,KO从浴室出来就看到郝眉翘着脚趴在沙发上笑得乐不可支,走近一看手机上的字是:      
       你见过最奇葩的表白方式是什么?
       而把郝眉逗乐的那条答复是:
       “你喜欢猫还是狗?”
       “狗。”
       “汪~”
       KO看了咧开嘴笑的郝眉一眼,把手机递回他,想了一下就转身出去把早上郝眉觉得好玩插了一大把在门上的艾草取下,连同其他地方插的也全都取出,然后回来郑重地把这一大束艾草塞进郝眉手里。
       郝眉不明所以:
       “KO,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表白。”
       “哈?”
       “我把艾(爱)全都给你。”
       “-_-||”

--------------
       其实是因为“艾草”在这边方言里就叫做“艾”谐音“爱”,然后突然觉得端午时送一束艾表白虽画风清奇却莫名带感(๑ºั╰╯ºั๑)。

-----------------------------------------------------

雄黄酒

       郝眉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他其实是一个蛇精,所以端午的到来让他颇为忧虑,毕竟他们前辈白娘子不就是在端午时不慎现出原型,结果把自己相公吓死了么T^T,而这种忧虑在KO端来雄黄酒说按习俗每人要喝一杯时达到顶峰。
        郝眉正在暗想该怎么自然地蒙混过去比较好,KO却看了看郝眉纠结的表情,安慰道:“眉眉,不想喝就算了,不过其实就算喝了变原型也没关系的,厨房里还有很多肉粽子,绝对够你敞开肚皮吃的。”
      “你确定?眉哥大胃王蛇的称号可不是吹的,蛇吞象的故事听过没……诶,不对,你知道我是蛇精?!”
       “知道,你第一次喝醉我把你抱回来的时候你就什么都说了。”
        “wtf,那我这些日子忧虑地吃不下饭整条蛇都瘦了一圈是为了啥啊?!”郝眉气愤地端起雄黄酒一口喝尽,“看我今天不吓哭你!”
       最后,KO看着沙发上那只吃了五十七个鲜肉粽撑的肚皮圆滚滚动不了只能瘫着打饱嗝的郝眉蛇点了点头,看来很快就能养肥可以“吃”了。

-----------------------------------------------------

五色线

        郝眉瞧了瞧KO正给自己手上系的五色线,笑道:“KO,神话故事里不是说命中注定成为夫妻的男女手上都会系着一根看不见的红线嘛,咱俩都是男的,你说月老有没有给咱俩系线呢?系的又会是啥颜色的线?”
        KO手下一顿,随即恢复如常,只勾了勾郝眉的手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郝眉眼珠一转,把手上的五色线一端缠在KO小指上,“那是,管它有没有或者是啥颜色的,反正你这辈子注定是我眉哥的人了!”

【K莫】深夜两点钟的太阳

        KO睡觉时向来很少做梦,也一直不喜欢做梦这种事,因为对于长期孑然一身的自己来说,无论是噩梦还是美梦都只是徒留痛楚,噩梦醒来无人慰藉,甚至醒不醒都没有差别,对他来说亲人尽失茕茕独立的生活本身就是一场噩梦,而美梦醒来亦无人可诉,梦醒时分眼前的四壁空墙只会让梦中的美好都化为尖刀,划开全身空洞只余痛楚。

        而今夜却是少有的梦境纷至沓来,先是那一年,年幼的KO坐在车上,看着前面开车的父亲和坐在副驾的母亲说着今天晚饭做什么之类的话,KO刚张口可是还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就听见耳边一声巨响,随后是钻心的痛和满地的血色。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随即画面一转,却是熟悉的幻想星球的画面,月老庙前,自己一身喜庆婚衣,却是孤身一人,茫然四顾,天上地下身前身后每一个角落都再没有小天医的影子,唯有悲伤与失落如潮水般袭来,将自己淹没……

        “不要!!”

        KO蓦然惊醒,恍然间不知身在何处,睁开眼的瞬间却是一张熟悉的圆脸近在咫尺,灵动的双眼正安详合眠,小巧的鼻子盈着可爱的呼吸,红红的嘴巴微微嘟起还打着小呼噜……

        眼前人就是心上人啊,KO忍不住伸出手轻抚郝眉的脸颊,温热的触感从指尖渗入心灵,暖融融仿佛被阳光照耀般。郝眉似有所感,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声“KO~糖醋排骨……”。KO再也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伸手把郝眉紧紧拥入怀中。

        “你见过深夜两点钟的太阳吗?
         我见过,那就是在我身旁熟睡的你的脸。”

-----------------------------------------------------
偶然看到这句话脑海中立刻浮现出K莫,遂忍不住动笔写了这么一篇,文笔不好请勿怪。

【K莫】恋人即右手2

 《美鸟日记》梗。
刚同居属于双向暗恋但还未戳破时期。
再次强调,如果有哪个太太愿意接着这个梗继续写下去真真是万分感谢并愿意提供所有脑洞协助,毕竟动手之后越发明白自己文笔太渣憋不出来反糟蹋梗,虽然想到了大致发展和怎么开车收尾 ,但自己就写不到生动有趣反成流水账一点也不萌了。

前文请戳:http://lizy1412.lofter.com/post/1e614c1e_e212470

-------    

   “……郝眉?”KO一觉醒来睁开眼睛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因为郝眉就在自己的眼前,准确地来说是超可爱的Q版郝眉,可还没等KO问出那句“郝眉……你怎么变得这么小了?!”就见Q版郝眉小手一挥小脑袋一低然后发出尖叫,KO自己的衣袖也跟着落下,露出Q版郝眉光裸的上半身,啊白白嫩嫩的小肚皮好想亲亲,咳不对怎么郝眉的肚子在我的右手手腕上面啊?!


        郝眉哭丧着小脸泫然欲泣,“KO……这可怎么办啊? 我怎么变成了你的右手啊……”

        KO默了半晌,安慰道:“你不要担心,有我在,总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二人商量之后决定总之先给肖奈打个电话说明情况并请假吧,KO左手拿起手机,郝眉立刻伸出两只小手在面前一堵墙似的手机屏幕上戳来戳去,打开通讯录翻到那一页时,郝眉瞪着比自己眼睛还大的“肖奈”二字突然怂了,回头道:“……KO,你还是就说我感冒了吧,我可不想被愚公和猴子嘲笑眉哥变成了小不点还是你的右手……”

        KO点头,郝眉随即把小手掌往通话键上一拍,电话拨通,KO简洁明了地说明郝眉病倒自己也要照顾他脱不开身的情况,并在肖奈的追问下对病症一句带过,当即收到了肖奈的谜之轻笑与“放心就算多请两天也没关系”的盛情关怀,KO无语,丢下句“看情况”便匆匆挂断。


        “诶你说老三他啥意思啊居然还说多请两天也没关系,哼果然就不该告诉他们真相不然他们还不知道怎么笑我呢~~”

        “要不要去你房间看一下情况?”

        “哦对了,咱们快去看看!”

       

        于是KO就这么举着郝眉去了他的房间,掀开被窝一看里面果然只剩郝眉的睡衣睡裤。两人面面相觑,郝眉张了张嘴,话还没说出倒先打了个喷嚏,慌得KO抓起床上的睡衣就把右手一包,郝眉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瞬间被缠成木乃伊,只剩一颗小脑瓜露在外面,哭笑不得。


        “这算个啥啊,KO你还是给我找点我现在能穿上身的衣服吧”

        无奈家里唯一的玩偶就是一个全身毛茸茸暖绒绒却偏偏也没衣服穿的大狗熊,总不能拆了它身上的毛给郝眉披吧,反正KO翻来找去都找不到能给右手的Q版郝眉穿的衣服,最后郝眉也找烦了索性说“KO你别找了,干脆拿条小毛巾中间剪个洞,我脑袋往里一套然后腰上再拿根鞋带一系不就行了~”这话刚说完一道智慧的火花击中KO,KO直奔厨房,左手掏出昨日超市购物赠送的珊瑚绒质地的娃娃连衣裙型擦手巾,就要往右手的郝眉身上套。(参考下图:


“卧槽……不是吧?!连衣裙?!!”,郝眉见状惊恐万分,连连摇头摆手,“我才不穿这个,绝对不穿!!” KO见状只得停下了手劝道:“穿吧,不然会着凉的,我不想你难受。” 

“卧槽……这可是裙子啊,眉哥我堂堂男子汉最硬最尿性,穿这个不得被人笑死” 

“我们不出去,除了我没人能看到。”KO循循善诱。

“那……那你可不许笑我……”

“绝对不笑。”

“……那好吧。”郝眉想了想,毕竟不愿感冒给KO添麻烦,最终还是妥协了,“我穿啦……说了不许笑哈……丑也不许笑!”

“不丑,好看。”KO说着伸出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郝眉胸前绣的爱心,微微翘起嘴角。

       郝眉抬头正好撞进KO温柔的目光,热意蓦然窜上脸颊,小脑袋变成了一颗红苹果。

        KO内心OS:嗷嗷嗷眉眉真的好可爱好想蹭脸颊好想亲亲举高高!!!(*ˉ︶ˉ*)  不行我的面瘫人设不能崩(ง •̀_•́)ง!!!

--------

        没想到上次发出去后有一些评论说这个设定很恐怖(⊙﹏⊙)b,应该是我的文笔太差描述有问题吧,想了想还是放两张梗来源的图片方便大家准确理解设定吧。(反正我一点也不觉得恐怖只觉得很萌啊,难道是我的萌点太奇怪么-_-||| 





【K莫】恋人即右手

《美鸟日记》梗。
刚同居属于双向暗恋但还未戳破时期。
超想看这个梗,但是等不到太太投喂自己又饿,就自己憋出一点先吃一口填肚子。
如果有哪个太太愿意接着这个梗继续写下去那万分感谢,毕竟我是靠不住的,从来没写过文1000%的新手,文笔渣而且憋不出来了就跑←_←

-----
        “唉~~”郝眉抱着被子第N次叹气,在KO搬进自家客房不久郝眉就发现了自己对KO不一样的情愫,并在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之后就迅速接受了自己弯了的事实,什么?你说眉哥也太没气节弯的太快了?!哼~试问给你一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颜值逆天还什么都干的室友你不分分钟想把他变成自己男朋友吗?!╭(╯^╰)╮

        “唉~”郝眉再次叹气,可是光自己弯了有什么用啊,单弯不成双,KO明显是一纯直男(那是眉哥你眼瞎吧←_←),自己贸然开口恐怕只会把KO吓跑,总之郝眉只能按下满腹暗恋最多偶尔借“好兄弟”之名揩揩油,而就在前几日,或许是上天垂怜眉哥念其暗恋之情甚苦,于是天降奇雨将KO的被子浇了个湿透,也让郝眉过了几个与KO同床共枕简直美到做梦都笑醒的晚上,但是,就在今天,KO的被子已经被晒得干得不能再干,于是KO重新搬回客房,徒留郝眉一人孤枕难眠。

        抱着被子滚来滚去难以入眠的郝眉最终自暴自弃地拿起手机刷微博,打开首页第一条印入眼帘的就是一条大红鱼的图片,上书“真正的锦鲤,转发明日即可实现愿望!!”,郝眉以前是从来不理这些玩意儿的甚至有点鄙视,但此刻福至心灵,手指比脑袋运作更快,等自己反应过来就已经转发出去了,郝眉无奈地摇摇头,真是“恋爱使人智障”,自己一唯物主义智慧青年居然还会病急乱投医连锦鲤的大腿都抱上了,再往下翻了不多久又看见一条锦鲤上书“转发即刻实现愿望,绝对灵验!!”,郝眉顿了下,鬼使神差地又点了转发,边点边默念自己的愿望“我想继续和KO同床!!”,一边还自我安慰:反正又不要钱,权当手误,万一真有效呢?!

        第二日,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撒进室内,郝眉悠悠转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同时酝酿着一个呵欠,唔,讨厌,这人皮肤简直白的发光搞得每次眉哥往旁边一站都像非洲黑酋似的,这嘴唇看起来又软又厚好想亲一口啊,这鼻梁真高难怪这么帅,这眼睛好长的睫毛简直睫毛精啊每次望着自己时都害得自己心头小鹿乱撞……等等,这是……KO?!卧槽不是吧KO怎么在我床上难道转发锦鲤真的这么有用居然直接把KO瞬移到我床上了!!!郝眉内心正闪过万条弹幕,不料此刻KO亦恰好醒来睁开双眼,一时之间两人大眼对小眼,场面十分尴尬。

        啊看什么看啊知道你眼睛大不用显摆啦,再盯下去眉哥的心都要从肚子里跳出来了,诶不对以前怎么没觉得KO的脸KO的眼KO的鼻子KO的嘴有这么大啊,这不科学啊!!郝眉的大脑瞬间被席卷而来的黑人问号填满,不由脱口而出:“早上好啊KO,你今天怎么这么……大……啊?!”

        话一出口郝眉简直囧的想找个地洞把自己埋了,却见对面的KO也面露疑惑地愣住或者说是石化了,于是觉得更加窘迫,双手下意识揪着睡衣衣角,诶这睡衣手感不对啊,郝眉张开手却摸到了自己光溜溜的肚子,光溜溜的肚子?!郝眉茫然地低头,蓦然地尖叫:“啊!!我的衣服……我的脚呢?!!!”

        十分钟后,双双陷入石化状态的郝眉和KO才逐渐回神,不同的是郝眉内心泪流满面周边环绕着立体音:“卧槽我怎么变成KO的右手了,我只是求同床不是求同身啊!!难道是因为我昨晚连转两条锦鲤所以效果MAX附赠福利吗?!啊呸这是哪门子的福利啊?!!” KO则面部肌肉僵硬内心咆哮N遍:“暗恋对象变成我的右手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